廖祖笙: 赵家的不许、不让、不给……|北京之春

%e8%b5%b5%e5%ae%b6_meitu_3

%e8%b5%b5%e5%ae%b6_meitu_3

赵家在疯狂的掠夺中,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肆无忌惮进行毁灭性的破坏,导致赵国三天两头被雾霾所笼罩,迫使国民不得不一天天呼吸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还要蛮不讲理地不让平民子弟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不许市民出行时佩戴口罩。

2016-12-17

赵家在疯狂的掠夺中,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肆无忌惮进行毁灭性的破坏,导致赵国三天两头被雾霾所笼罩,迫使国民不得不一天天呼吸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还要蛮不讲理地不让平民子弟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不许市民出行时佩戴口罩,横行霸道至此,就是天仙下凡,大抵也只能是掩妆无语。

赵家裸官的子女多留学、生活在“没落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姑且还在“同呼吸、共命运”者,在雾霾满天中则可独享了特供的优待,废都“赵家子弟的学校内,不仅有空气净化器,还有新风系统”,而于平民子弟学校,“禁绝中小学生呼吸清洁空气”,赵家却能搬出五花八门貌似堂皇的理由。成都沦落成了尘都,有些市民日前只是因为戴了口罩出门,即被视为“别有用心”,即被鹰犬给抓走。赵家之横行不法,让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都得瞠目结舌。

不许、不让、不给惯了的赵家,在方方面面独立于世界之外,俨然是横行在这个星球上的一种外来生物。赵家的不许市民出行时佩戴口罩,不让平民子弟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虽然令人觉得好气又好笑,但相对于同样恶劣的种种,赵家于此层面的不许、不让、不给,尚且只是小儿科。

赵家仿若天生就和人权有仇。比照《世界人权宣言》,你就不难发现,不可理喻的赵国,已累积了太多赵家的不许、不让、不给……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你自由吗?在尊严和权利上,你与赵家人一律平等吗?你遭遇的只有赵家的不许、不让、不给……尊严总是被赵家给踩在脚下,权利只是被赵家写在纸上,一如婊子树立的牌坊。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在赵国,就是在“最安全”的校园之内,你也不会有百分百的生命安全和人身安全可言,有可能像廖梦君一样遭到虐杀,或是像某些女生一样,被校长带到校外去开房。

《世界人权宣言》说,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赵国的律师精英们,尚且一个个被加以酷刑,被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更别说是一般的人群。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赵家对赵国人则往往是:想出境的,赵家偏偏不让你出境;想回国的,赵家偏偏不让你回国。就是想回国奔丧,见亲人的最后一面也不行。

《世界人权宣言》说,任何人的财产不得任意剥夺。 你家的房产几百年前就存在,那时赵家连个卵泡都不是,赵家而今非要说你家的建筑用地是“国家的”,而所谓“国家的”,也即赵家的。你敢阻止掠夺?你是想要挨揍呢?还是想让赵家也给你家弄出几条人命来?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 践行了这类自由和权利的赵国人,要么已经被杀害,要么在遭受残酷的迫害,要么在坐牢,在流亡……赵国要的是猪民、顺民和奴民,暴政的铁蹄之下,思想只能被统制,良心只能被泯灭,红色信仰以外的信仰只能被镇压和百般的限制。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与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唉,别说了,说了顽石都要流出泪来。你敢为民代言,赵家就能杀了你的儿子还不让你吱声。作家写多写少,写什么文体,“监管”表达的政法委和国保,都能一再对你指手画脚。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郭泉想要享有结社的自由,至今还被关在赵家的黑牢里;学生和市民想要享有和平集会的自由,有些已被坦克车碾压成了肉饼;维权的农民想要享有和平集会的自由,一次次被赵家打手给打得血肉横飞;志同道合者想要享有和平聚餐的自由,一个个被喝茶,被刑拘……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治理本国的权利。赵国“建国”了几十年,你我依旧不知真意义的选票究竟长啥模样。赵家的历任“主事”者,不是你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是太上皇们给隔代指定的。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平等机会参加本国公务的权利。独立参选人若孙文广教授,只是想参选区一级的人大代表而已,就被公害一再丑态百出地围堵,甚而干脆对其长时间囚禁。还好,今年的孙教授没有又被打断四根肋骨。

《世界人权宣言》说,人人有权工作、自由选择职业、享受公正和合适的工作条件并享受免于失业的保障。唉,别说了,说了顽石又要流出泪来。一手遮天的赵家,能整得一个个自由作家长期失业,能下流地把你的工作给搞掉,能“伟大、光荣和正确”得公然不让老老少少吃饭。就是纳粹德国,当时也不曾这般“伟大、光荣和正确”。

……

在世界各国奉若神明的《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公约,在赵国竟然成了废纸,赵家人俨然来自于外星球,独立于地球之外,完全不受国际通行规则的约束,完全不把人权当回事。外来生物赵家人,不但仿若天生和人权有仇,而且摆明了要无休无止和赵国人过不去。你要?赵家偏偏不许、不让、不给……你再要?赵家再不许、不让、不给……赵国人的一生,说白了也就是沉陷在恶性循环中的一生,被剥夺的一生,被欺压和被凌辱的一生……普天之下,莫非赵土。赵国的一切在赵家皆可予可夺。

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就连人性、道德、廉耻、法律等等都已是不讲了的赵家,就这般在赵国年复一年“当仁不让”着,将外姓人一概给踩在脚下,分分秒秒都在重复着不许、不让、不给……不让人活,不让人说话,不让人吃饭,不让人自由选举,不许戴口罩出门,不给安装空气净化器……赵家林林总总的不许、不让、不给等等,有种家至户晓的统称,叫作“伟大、光荣和正确”。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