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戈铤:对中共坐在赃物上反腐合法性、动机、手段、效果的质疑|民主中国

%e5%8f%8d%e8%85%90_meitu_5_meitu_7

%e5%8f%8d%e8%85%90_meitu_5_meitu_7

中共反腐,决不是要建立一个权力制衡的清洁、廉能、高效的服务型政府,决不是为了人民能够有尊严地活着和发展的福祉,而是在于其党的存亡和安危。中共的历史虽然充满了血腥黑暗,充满了原罪,但中共高层对其生死存亡的危机有透彻的认识。中共祭起反腐大旗,在于清理门户,增强帮派战斗力,同时,安抚愚弄民众。<!– [if lt IE 9]>http://../../assets/js/ie8-responsive-file-warning.js<![endif]–>

2016-12-17

中共统治下的舆论场,经常浮现的一些词汇,如:“反腐、政改、民主、法治”,如果你去思考这些词汇和中共行动的实质,你会发现:这些美好的词汇下,无不覆盖着一个掠夺型的极权政党的罪恶勾当。中共的“政改”,绝无可能通向自由民主,绝无可能通向人权社会;中共的“民主”,是专政、独裁、极权的另类说法,一个党天下、党山寨的地方,自我贴金、自我粉饰、披上所谓“特色民主”的外衣,无非是找件破绽百出的盔甲,抵挡普世价值和自由民主的兵器;中共的“法治”,更是无法无天,不仅人权律师江天勇等人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被失踪”十余日没有音讯,而且去年709被抓捕的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案件,无一不是制造冤案,制造恐惧,12月圣诞节即将来临,逮捕了一年多的人权律师李和平等人被中共暴政起诉也进入紧锣密鼓阶段,想必一定会趁欧美世界忙于过节进行审判,一如刘晓波案的宣判时间。可谓“月黑风高夜,放火杀人天;新年圣诞季,中共宣判忙。”一个流氓政体,如果对其法治有充分的自信,又何至于如此行事?相信中共的“政改、民主、法治”,幻想、呼吁习近平能成为蒋经国或南非的博塔,不是脑子进水,就是迷魂汤、洗脑液喝多了,或者别有所图,浑水摸鱼罢了。

中共的反腐戏也唱了若干年,也唱了若干出,不能说演员不专业,不能说表演不卖力,不能说剧本不精彩,不能说情节不跌宕起伏,不能说剧情不高潮迭起,人家党国朝廷、中共帮派清理门户,连两个军委副主席都抓起来了,连前大内总管都铐上了,连前常委、政法头子都关起来了,连太子党的阿哥贝勒薄三儿都弄起来了,弄得党内通奸丑闻常爆,弄得绿帽子比镰刀斧头血旗、五星血旗还要夺人眼球,等等,这样地下血本,比起出血甩卖、清仓大处理,要下决心得多了,连商界的马云、文界的二月河,都把这类反腐大戏,称赞得空前绝后,举世无双——当然,他们也是在演戏。中共及其帮凶、帮闲会质问:“你们这些人,如写作者龙戈铤之流,就不能对中共反腐做出客观的评价吗?”

我的回答是:我们正是要客观评价,客观地来看待中共反腐的事实与历史。虽然我们的文风嬉笑怒骂,恶搞反讽,那也是为了使深受洗脑或者心存幻想的人们,死了这条“反腐救国”和“政改通向自由民主”的心。去掉幻想,浇灭虚妄的希望,面对中共治下中国的残酷事实。

中共朝廷的反腐合法性何在?我们不否认中共反腐剧做掉的这些人,大多是中共帮派里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骨干,他们也决不是什么好人或好东西,但他们虽然身入中共黑道,沦为凶残的打手和流氓,但他们也是人,也应该有基本人权,他们也不应被妖魔化为“老虎”。在中共党国不分的体制下,中国的国库早沦为中共的财产党库,党库有时又沦为党魁的私人财产库;中共反腐指控的那些人,无非是把本应落到中共党库的财产,偷盗到自己的府库中,这是中共帮派的帮规不能容忍的。中共在反腐做掉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令计划和薄熙来等人后,也从没有公布把他们贪腐的巨额钱财收缴入国库,更不给吃瓜革命群众分红或发点赏银。吃瓜革命群众或不吃瓜反革命群众,最多只能流点口水,看看朝廷的反腐戏与活春宫罢了。

如果说历代王朝,尤其是一些草原帝国,他们玩的征服、屠城、劫掠,虽然大片大片地圈地,大片大片地“杀豪杰、削锋镝”,但劫后余烬之下,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得以苟延,尽管观念上是“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尽管从实践上说,东方专制主义和奴隶国度,私有财产也根本得不到保障,但,至少家天下与族天下的王朝,没有从法律上公然宣布掠夺人民土地、财产,或者把掠夺人民土地、财产当作神圣事业美化。

中共外借马列邪说,内承专制戾气,行水泊梁山的山寨手段,可谓集东邪西毒于一体,高悬“打土豪、分田地”之旗帜,厉行血腥土改,是为全国性抢掠和洗劫,忽悠农民之后又以合作化的名义把土地收走。至今,全国土地虽名为国有、集体所有,实则是党有、官有、权力所有。从乌坎血洗到唐福珍、范木根、刘大孬、再到贾敬龙,土地战争、财富战争的实质就是国家极权、政党极权对小民和草根的无休止的掠夺与压榨。

如果说蒙元、满清开国时屠城无数,那么在苏联扶持下的“黄俄”中共开国,则建立在国共内战的白骨堆上,建立在长春围城的饿殍上,中共建国之后对各界精英的镇反、屠杀、羞辱,几乎从没有停止。从毛泽东在镇反运动中下达杀人指标,到反右摧折中华民族的脊梁,从大饥荒饿死几千万,到文革歇斯底里地煽动全民疯狂,从六四血腥屠城,到今日抓捕律师、封锁网络、微信销号,哪样不是对人民财产权、生命权、言论权等基本自由人权和尊严的践踏?

中共窃据国家神器,窃据万里山河,居然号称“打天下坐天下”,要红色江山万万年。如果说土地、房屋、矿山、河流、海洋、天空是看得见的物质、财产和资源,已经被无情掠夺,沦为中共一党的战利品和“赃物”外,那么人民建立政府的权力,也已经被中共窃据了六十余年。在世界民主潮流之下,中共霸居政权,从不敢开放票选,有独立公民要参选基层代表也多被控制,更遑论一人一票选举县长、市长、省长和国家元首。中共屁股下的权力大位,就是坦克、冲锋枪得来的产物,是靠暴力与谎言维系的“赃物”。坐在这些赃物上,来天天高喊反腐败,还有一帮抬轿的喝彩,一帮吃瓜群众迷醉,人世间有比这更荒唐的喜剧吗?

中共反腐的动机也值得质疑。中共反腐,决不是要建立一个权力制衡的清洁、廉能、高效的服务型政府,决不是为了人民能够有尊严地活着和发展的福祉,而是在于其党的存亡和安危。中共的历史虽然充满了血腥黑暗,充满了原罪,但中共高层对其生死存亡的危机有透彻的认识。中共祭起反腐大旗,在于清理门户,增强帮派战斗力,同时,安抚愚昧民众,如同罗马斗兽场用角斗士和野兽的尸体,来满足罗马吃瓜群众的需要,时不时“死”两个老虎,曝光一下“老虎”的生殖器,曝光一下通奸党党员的私密,也刺激中土民众的喝彩欲与窥淫欲。一箭三雕,何乐不为?

中共的反腐,在手段和效果上,也令人质疑。众所周知,中共的反腐神器是“中纪委”。这么一个如同中共本身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其双规手段,为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批评诟病。中共帮派骨干和走卒喽啰,落入双规之中,许多人生不如死。被曝光在双规中致死致残的案例也是冰山一角。这么一个神秘组织,宛如帝制时代的东厂、西厂和锦衣卫。不能尊重基本人权,在党内反腐,建立的只是恐怖政治,而决不是廉洁社会的方向。

中共反腐也已经多年,人们如果不够健忘,应该还记得当年所谓的反不正之风,怎样演变到今日的反腐败的口号。一个邪恶和不义的体制,一个靠虚假谎言和空洞说教洗脑的社会,一个什么也不信而只相信权力、金钱和肉欲的感官享受的无神论者操控的世界,想不腐败,想不堕落,何其难哉!

当习近平的反腐和打虎大棒,把郭伯雄、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等人打成老虎,打下大狱时,这些落马的恶人想必也会在秦城或阴间,要偷偷质问习近平的绝对权力是不是腐化?习家族尤其是巴拿马文件上披露的那些家族的财富是否都干净,或者也是贪腐之物,有东厂西厂锦衣卫去查查么?

中共的这些反腐戏,一季一季演个没完,收视率世界一绝,不知道何时演到剧终。

对于我这样的“且将冷眼观螃蟹”的人而言,对于不吃中共之瓜群众而言,我们要对中共朝廷一切美好的说辞与谎言,加上我们的“高度评价”:坐在赃物上反腐,怎么可能? 坐在赃物上政改,怎么可能?坐在赃物上民主,怎么可能?坐在赃物上法治,怎么可能?

minzhu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