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 总统制和一黨专政|自由亚洲

%e6%80%bb%e7%bb%9f%e5%88%b6_meitu_9

快过年了,最近的一大笑谈,就是有人提出了一个建议。说是习近平要想突破任期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裁者,就应该实行总统制。仿照普京那样;不依靠共产党就能够独裁。据说还请国内学者秘密讨论了很久,终于泄漏了消息,引起了民间马屁师的注意,公开出来了。

2016-12-16

中国的御用学者、马屁文人有一个重要的传统,就是要懂得窥探皇帝的内心欲望,这样马屁才不至于拍到马蹄子上。从这个原理出发来推论,可能习近平真的想当毛皇帝二世。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引得众文人如此热闹,也如此的认真。

前些年有人建议:保证让共产党继续执政三十年来换取实行民主制,成为当年的一大笑话。为了实践自己的诺言,建议者回国寻求互动。结果被共产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笑话他的人马上脸部肌肉僵硬。在海外是个笑话,到了国内就变成了冷笑话。

之后有著名学者从另一个角度修改了这个非暴力改良的思路。这一次建议海内外民运朋友们达成共识;保证建立民主制度后不实行报复,并且提前赦免共产党人犯下的罪行。据他们自己说是吸收了印度和南非的和平主义成功的经验,可以减少和平演变给共产党造成的心理压力,减少民主化的阻力。

共产党人嗤之以鼻地说:你以为你是谁,我们不赦免你就不错了。海外和平理性非暴力帮派也没什么人接招。一个小村长、小镇长就可以干脆直截了当地否定了这道赦免令:如果血债刑事罪都可以赦免,你那个民主还有法律吗?这么低劣的大忽悠就敢拿出来骗人?真难为你们这帮读书读傻了的博士了。

以上这两个人不管怎么说,都还是为民主化出谋划策的。人虽傻心还是善的,是好人不是坏人。最多不过是犯了东郭先生的错误,以己度人,以为中山狼也应该有善心吧。从那以后就不太能看见东郭先生了,各种建议建言就慢慢开始变味儿了。

前两年出了个奇葩,说什么党主立宪。也就是仿照欧洲国家君主立宪的模式,来它个党主立宪。一大帮学者蜂拥而上,论证如果不搞辛亥革命,让清朝皇帝太后们继续搞君主立宪,那么现在将如何如何美妙,如何如何的富强。言下之意,美国欧洲都不在话下了。

你和这帮脑瓜进水的所谓学者纠缠,不会有任何结果。简单的说,共产党从一建国就是党主立宪。立着立着,就立成了一党专政了。现在名声不好了,就从头再来立一次。这不是明摆着欺负老百姓嘛?替共产党帮腔解套的动机也太明显了。就这种弱智的军师,不搞垮共产党都对不起先烈和他们的领袖—善于诡辩的毛泽东。

最近这个大忽悠,开始有点儿智商含量了。不但忽悠老百姓,连习近平也一起忽悠进去了。如果小习真以为自己能当普京,那不就升官发财的机会汹涌奔腾了吗。基本原理就是人都爱听好听的话,特别是暗藏在内心不敢露出来的欲望,被人反复论证不但是可能的,而且还必须的。差不多就快要美梦成真了,给个局长部长的当当,很简单。这可是中国知识精英们的梦想呀。

遗憾的是他们没有人真的告诉习近平;欧洲的君主立宪是怎么形成的;中国的君主立宪是为什么失败的;普京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成为准独裁者的。何况这个准独裁者也受到任期的限制,不会成为习近平想像中的毛二世,也不会成为希特勒。这都是因为环境条件的不同。

欧洲的君主立宪,一方面是君主在社会的压力下不得不妥协;另一方面是改革者迫于传统意识的压力不得不妥协。双方的妥协减少了社会变革的损失,但双方都不情愿又无可奈何。是双方的理智战胜了情绪。共产党、习近平有理智吗?至少现在还看不出来。要到改革派拥有压倒优势的时候,才有可能。

清朝的君主立宪为什么会失败?是因为中国当时没有一个强大的改革派,强大到足以和朝廷分庭抗礼。仅仅是外国的压力和皇帝个人的愿望,不足以对抗强大的利益集团。没有法律也没有制度支持太后拘禁皇帝,剥夺皇帝的权力。是强大的利益集团给了太后权力。皇权制度也不是戏曲里边说的那样,一个人说了算。

普京的权力来源于民主选举,本身就比专制来得正当。经济上的黄金时期,是他得到人民拥护多于反对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适应人民希望恢复旧俄罗斯大国威望的心理,很聪明地利用了美国总统的软弱,赢得了爱国愤青们的欢呼。这是他现在接近或者说像是独裁者的条件。现在好日子已经过去了,他会很机智地适应今后的环境。

习近平既不是选举得来的权力;经济上的黄金时期也已经过去了;大中华帝国的威风回忆又是那么遥远;四个条件里只剩下爱国愤青还在那儿呀呀。挑动周边国家紧张又拖而不决,这哪儿是普京呀,这倒很像王朝末年内忧外患的条件。不是慈禧就是崇祯,好像正奔着死无葬身之地而去。多年前人们就在传说,现在就缺陈胜吴广了。

自由亚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