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路: 特朗普“新政”露端倪|动向

%e6%96%b0%e6%94%bf_meitu_2

2016年12月号第376期

两大施政计划乃是“开流节源”

此次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几乎令所有人跌破眼镜,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国选民不满现状,要求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居然被代表华盛顿以及华尔街利益的希拉里忽视了,结果导致商界奇人、政坛新人特朗普的上台。回想八年前奥巴马也是以“改变”作为口号赢得大选上台的,但奥巴马执政八年,亟待改变的并没有改变,普通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加,最终使得嗅觉灵敏的商人特朗普乘虚而入,一举拿下总统宝座。

特朗普在此次大选中,不但以一己之力打败自己的同党,也打败财大气粗的民主党老牌政客希拉莉,在美国选举历史上开了先例。正因为他靠自己打败两大政党,所以他的气势正宏,从目前的态势看,共和党内各派别都不得不向他称臣,此前发誓不与他合作的共和党大佬们,也纷纷改变态度,愿意与他携手。最新的例子是二○一二年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的罗姆尼原本批评特朗普不遗余力,却表示考虑出任特朗普政府的国务卿一职;此外,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诺(Mitch Mc Connell)的妻子赵小兰接受提名出任交通运输部部长一职,表明麦康诺也已经点头同意与特朗普合作。

特朗普选择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的目的其实非常明确,就是想利用其夫婿麦康诺作为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地位,为他投资万亿美元基本建设计划护航。特朗普在竞选时提出过两大施政计划:一是大举减税,一是大举投资基建。这两个计划与人们通常所说的开源节流正好相反,乃是“开流节源”。按照他的计划,一面减税,一面增加开支,联邦政府的赤字势必大大增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华尔街普遍认为特朗普上台后通货膨胀将不可避免,于是大举抛售国债,短短两周国债市场就不见了一万多亿美元,国债利率剧升。特朗普上台后虽然股市大涨,但债市大跌,债市规模远远超过股市,对普通民众的影响更大,共同基金、退休基金是债券的主要持有者。

改走现实路线启用政坛旧人

特朗普“开流节源”的计划,与共和党主流派的理念是不相符的,目前担任众议院议长的保罗·瑞恩(Paul Ryan)一直坚决反对政府不断扩大赤字的举措,过去几年他一直带领国会与奥巴马政府对着干,屡次导致白宫的年度政府预算难以通过,甚至一度导致联邦政府短暂关门,因此,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通过赵小兰拉拢麦康诺,再通过麦康诺做保罗·瑞恩的工作,让他不要反对基建投资计划,至少不要领头阻挠该计划的实施。

笔者在半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目前美国社会的发展遇到两个亟待解决的难题:第一,白人面临少数族裔的强大压力,源自盎格鲁──撒克森的正统清教徒,美国文化有被少数族裔文化取代的危险;第二,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中产阶层处境堪忧”。从特朗普当选后的多次公开谈话以及他选择的政府班底成员情况看,他执政后内外政策的走向逐渐开始清晰。

首先,在内政方面将放弃抨击华盛顿、华尔街的竞选承诺,改走现实路线,启用政坛旧人以及与华尔街金融集团合作,因此蓝领、中产阶层希望改变贫富不均的希望很可能落空。目前特朗普已选择了两位与华尔街关系密切的人士出任政府要职,一是高盛前银行家史蒂文·姆钦(Steven Mnuchin)出任财政部长,二是私人股本大亨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出任商务部长。姆钦与罗斯是华尔街内部人士,从他们的经历看,与无情榨取普通投资人及持股者的血汗钱来积累自己财富的华尔街大鳄没有什么两样,据《金融时报》报道,民主党人形容“姆钦是华尔街的产物,在最近一次金融危机期间‘掠夺’房主,不会把普通美国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资深民主党人、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则表示:“这不是在给沼泽排水,而是往里面放鳄鱼。”

坚持“白人文化”第一的立场

姆钦在接受CNBC电视台访谈时表示,新的特朗普政府将大力推进企业税率从百分之三十五降低到百分之十五的计划。从表面上看,美国企业的税率在发达国家中是比较高的,但实际上许多企业通过各种途径合理避税。据《今日美国报》的报道,在二○一五年度,有二十七家大型公司虽然盈利,却没有交一分钱的联邦所得税,这些企业包括通用汽车、联合航空、美国航空、全国性电信运营商Level三通信公司、新闻集团等。据布鲁金斯学会税收政策中心(TPC)的估计,二○一四年国税局所收到的所得税中,公司所交部分只占百分之十一,而个人所交部分占百分之四十六点二;过去五十年公司所交税款占比逐渐下降,而个人所交税款占比则逐渐上升。在贫富不均越演越烈的今天,特朗普上台没有将改变贫富不均作为优先目标,却与共和党主流派一样,将降低公司所得税放在优先位置,可见美国蓝领将改善自身生活现状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显然是选错了人。

除了姆钦与罗斯外,特朗普迄今考虑选择入阁的人员中,包括罗姆尼、教育部长候选人贝齐·德沃斯(Betsy DeVos)等人,都是腰缠万贯的富豪,可以说,新一届联邦政府行政班底是历届美国政府最富有的。对此,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总裁尼拉·坦顿(Neera Tanden)表示特朗普的选择是对劳工阶层选民的背叛,特朗普声称会打击亿万富翁阶层,相反现在却把钥匙交给了他们。

其次在对待移民、文化多元问题上,特朗普则会坚持选举时的大部分承诺,重点坚持“白人文化”第一的立场,加大对非法移民的管制。他在大选时最具争议但也是最受蓝领白人及乡村人口(俗称红脖子)支持的主张是在美墨边境建立一道围墙,防止非法移民偷渡入境。建立一座“美妙无比的高墙”是特朗普大选时的金字招牌,他大选后虽然为了减低主流民意对他的压力,开始降低人们对修建“高墙”的期待,但从他任命极端保守派,也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担任白宫首席策略师以及提名发表过种族主义言论的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担任司法部长的情况看,特朗普新政府的移民政策将以限制多元文化发展为目标,实施“白人第一”的主张,这是他讨好、安抚蓝领白人的主要方法。

经济政策如实施对中国是灾难

在对外政策方面,从目前的情况看,特朗普的整个策略虽然还不很明确,但大致方向是政治上安抚同盟国、军事上加大海军实力、商业上强迫竞争对手在公平的条件下做交易。对于中国来说,特朗普明确表态将在上任后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夥伴关系协议(TPP)的言行以及希拉里落选使得亚太再平衡战略出现松动,似乎让北京大松了一口气,北京的智囊纷纷认为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将大减,空出的空间将由中国填补。其实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如果实施,对中国来说就是灾难。TPP是奥巴马政府在试图尽量维持现有国际贸易规则的情况下对付中国的办法,而特朗普则是要大改现有贸易规则,以美国为第一,自然不必再叠床架屋地搞什么TPP。

特朗普的逻辑很明确,过去美国出钱出力出人维护国际贸易秩序,但中国以及其他许多国家却利用不平等手法占了美国的便宜,现在是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时候了,你若不听我的,我就实施贸易战,虽说专家警告大打贸易战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后果,但特朗普是狡猾精明的商人,很明白在商场上拼的是实力,谁的本钱大谁就能笑到最后。因此,特朗普上台后,无论中美之间是否会开打贸易战,有一点是可以预测的,即中国的对美贸易将承受巨大压力,不但低价倾销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而且钜额贸易盈余的时代也将很快结束。

据《金融时报》报道,截至二○一五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贸易出口占中国出口总额的百分之十八,其中玩具家具和纺织品等劳工密集型企业的产品三分之一出口到美国,对美出口贸易涉及两千万个就业岗位。目前中国的经济正陷入持续发展的瓶颈阶段,在这个关键时刻,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对北京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与亚太再平衡战略相比,贸易战伤到的是根,而亚太再平衡战略伤到的只是面子而已。

dongxina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