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于美国大使先生人权日文商榷|民主中国

%e9%ab%98%e6%99%ba%e6%99%9f_meitu_11

批评美国不是中国暴政反抗者们的癖好,与世间最邪恶的恐怖组织抗战是个耗力气活,本无余暇的。然而我们期望美国走正路一一为了美国自己的长远利益 !美国人切不可以为我们巴望依赖你们来改变中国,为了眼下贪欲,你们已深陷于中共罪恶的大泽里,自救尚且不暇。之绝非情绪化认识,在此,我郑重提请你们留心今日中国奋斗者们的作为,旁观我们这代人誓死改造中国的信心、行动及将会实现的成绩。

2016-12-17

“我自己亲眼见证了中国的戏剧性经济转型,我仍然对中国改善自己公民生活的进步感到惊讶。与四十年前相比,中国人民现在有高得多的生活水平,享受好得多的获得教育和医疗的机会,并有更多的机会去为保护和加强其公民的个人自由所作的努力。例如,我对近期的允许中国夫妇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变化表示欢迎,我们期待着有一天,生育限制被完全抛弃。我也赞赏近期就司法机构如何在地方一级运作进行的改革。尤其是,我注意到司法制度方面有更加透明的趋势,最高人民法院于10月颁布条例,规定大多数的法庭判决要在一个星期内公布。这种进展值得赞扬…….。”

读者切不可误下了这是党媒刊文的结论,这是美国驻华大使于世界人权日声明文中的部分内容。

我们不得不承认大使先生中国式的精明,但不是无隙可击,今日得了闲暇,生了与大使先生商榷一二的兴致,但未必能总说的中听。

首先给大使先生一个壁碰碰一一说两句真话。今日美国政商集团,客观上已成了中共血腥迫害人权的赞助者,成了中共冷血抢劫人民财富的实际分脏者及美国价值的背叛者。这话不中听,但成就了你们及你们在中国的合作者利益的基础是我们人民的泪水、血、死亡和几至深及血脉里的强权控扼和无时、无处不在的强权煎逼!对此,你们,美国人,尤以政客们无不心知肚明。

批评美国不是中国暴政反抗者们的癖好,与世间最邪恶的恐怖组织抗战是个耗力气活,本无余暇的。然而我们期望美国走正路一一为了美国自己的长远利益!美国人切不可以为我们巴望依赖你们来改变中国,为了眼下贪欲,你们已深陷于中共罪恶的大泽里,自救尚且不暇。之绝非情绪化认识,在此,我郑重提请你们留心今日中国奋斗者们的作为,旁观我们这代人誓死改造中国的信心、行动及将会实现的成绩。

然而我们从不动摇对伟大美国价值的依崇、从不动摇对伟大可敬美国人民的信念,之正是我们的榜样及信心所是。美国的良知在国会,它是美国文明命运保障的雄大基础,也正坚擎起外部人们对美国文明未来的信心。

迄至里根总统后,与渐次走向暴富的中共打交道的美国政客们变得骨质松软、人性弛懈开来,两种反向的变化趋势越来越暴露无遗,竟堕至今日之卑颜奴声境地,这是今日世界有目共睹的。我们永不能忘却,1991年,骇悚天地的天安门大屠杀后的全国性暴虐镇压正进行中,美国总统特使便急匆匆赶来向刽子手们献上媚笑、安抚凶手们而不是正在失亲至痛中被压逼的死难者亲人们。此后27年里,除了为了向台湾非常高价卖武器间有硬气表现外,美国成了中共恐怖组织的“好朋友”、“好伙伴”,什么“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什么“新型大国关系”,全然忘了与魔鬼共舞的不誉与危险。分食带血的利益,是所有这些使人眼花缭乱的说词背后的全部原因和结果。面对中共恐怖组织普遍而血腥的暴虐人权现实,美利坚和众国,永远丧失了为天理、人道说句硬气话的力量,却从不放过献上赞词的机会,尚连人权日的文字里也不能例外。但那些赞美与中国实际的情形相去十万八千里的事实却不去顾忌了。

以大使说的“我自己亲眼见证了中国戏剧性经济转型”为例,我认为大使先生只看见一个表象。

你们不懂中国,或竟不愿意懂得,但照理说当懂得自由经济的内涵。自由公平的交易环境,成熟的所有权保护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命脉,而土地所有权及其流转制度是构成前两者生命活力的前提,在今日中国大使看到的是什么?

所有权只有主体的不同,而所有权本身则不当有任何差异,这是全人类具有完全普遍意义的所有权保护共识。中共规定了三大类不同性质的所有制,即国家、集体及私人所有权。其实际上是以主体的不同而赋予所有权保护以大相径庭的命运现状。中共抢得政权后的头三十年里,中国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实质上只剩下国有所有权一类,抢劫私有财产、“消灭私有制”是其彼时公开的口号及行为。而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名义上,中共开始保护集体及私人所有权,但它的强盗本质决定了它对集体及私人所有的财产保护的虚假。

土地所有权是财产所有权之本。在中国,“法律”直接排除了人作为土地所有权主体的可能。明确只规定了两个不具备利害及情绪表达能力的抽象概念作为所有权主体,即国家和集体所有制。所有权必须是完整的,即所有权人对其享有所有权的财产之占有、使用、受益、处分的权利。而中共“法律”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不得有偿转让,亦即集体不享有对其“所有”土地的处分权,而处分权是所有权中最充分的权利。等于其并不实质上享有土地的所有权。土地既不得为人所有,只有抽象的国家所有,过去68年的全部经验已显明,只是以政府名义控制权力的那部分人成了事实上的全国土地的所有权人。中国的政府几千年里素与民意无关似是成了天经地义的“真理”,而人民被排除在国家土地所有权权益之外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似乎也成了天经地义。广大人民,便是祖上传下来的宅基地,其所有权权益是远在共产党出世前便合法取得,共产党来后一纸决定,便把它自己还未生出前业已生成的土地所有权、房产占地所有权说成是它的。它颠覆了此前全人类一直以来遵循的所有取规矩——合法取得。而身无分文、无寸土的共产党发明了一种所有权的“取得”方式叫:没收,就是仗着抱团的规模暴力抢得。

我们常见证独裁者超常的愚昧,有时却也不得不叹服他们在实现邪恶目的方面使人震惊的诡诈智商。虚置的土地的集体所有制与实质性全为“国有制”的制度技术设计,我从法律专业的角度,对这种设计所具有的穿透时空的智商叹服不已。怎么可能在几十年以前设计出完全有利于今天滥权者的几近天衣无缝的机制?但这样的设计也需要超常的泯灭人理、天性的心理素质——作为全体人民祖祖辈辈继承下来的国土,竟能巧妙的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于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毫无关系,人民稀里糊涂中反成了自己祖国的寄居者,所有的房产都没有了所有权根基。祖上承继下来的房屋及其占地所有权,不仅房产占地所有权被决定归了权贵们,连房产也只决定了所有权的七十年大限。

至于自由公正的交易环境在中国则更是镜花水月,只需稍加留意中国各地永不倦怠的、人类史上独有的、完全弃绝人类声誉的、野蛮的血腥暴力强拆,任何人,不难识得共产党强权控制下中国有着怎样悖逆人类伦常的血腥恐怖的“交易”环境。几间祖屋,是许多贫弱者在这恐怖国土上活着的全部基础。而各地恶党徒们明火执杖的的血腥强迁暴虐,常在骤间使贫弱者这种保命基础灰飞烟灭,有时甚至扑灭了这生命本身。

您看到的“感到惊讶”的人民生活改善更是于中国贫困人民的实在情形有着天壤之别。您若不吝劳顿尊腿,我建议您到北京周边农村去认真看看,往大兴区、廷庆县辖下农村去,或去几个中国东北大城市数以百万计的特困人群中走走,这都是我曾刻意走访过的地方。当然这首先需要有人道兴趣,其次要有非常勇气,不仅要不怕惹恼中共国,更要有面对久处世界水准的贫穷人民面前的心理及人性调适能力,您定能得了另一个“惊讶”:中国特色的贫穷一一它的纯粹、直露以及与您原有判识情形的悬殊。

我还是要不客气地重复说您不了解中国,即便是您亲眼看到的、使你深信不疑的“好”。但您肯定会同意我的以下观点,即,在现代社会里,没有社会保障的生活是没有根基的生活,是十分脆弱而经不起任何风雨飘摇的生活,而这却正是中国绝大数人民的实际生活。

被您看中的“改善”了医疗环境究竟怎样?

是的,医疗保障制度是现代人权保护事业中一个极重要的硬环境条件之一。今日世界,稍像样一点的国家,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几成了现代社会结构性的组成部分。许多国家的全民免费医疗保障目标的实现都走过一个生长过程,但普遍的、规律性的起步却是从首先解决社会生活中最不如意的那部分人的医疗费用保障开始,然后一路自下而上,最终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情形则恰相反。首先,中共从未把全民免费医疗制度作为国家的目标去确定。其次是,免费医疗保障一开始就成为权力的特供品,即便在最困难时期,特权集团的全免费医疗也没含糊过。前些年中共的一位离休的卫生部副部长泄露了个顶级“国家机密”,即全中国每年80%的优质医疗资源保障着不足1%的党政领导干部,剩余全国99.5%左右的人民去面对那20%的劣质医疗资源,这总使人们想起“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句人民无奈讥咒这黑暗制度的话。共产党统治集团,早已视骑在人民头上过无法无天的日子为天经地义。以我曾打工的新疆贫困地区喀什市为例,市区有数处干部疗养院,这只是普通干部疗养的地方,而地市一级的干部疗养则在乌鲁木齐市。后来我到喀什地区各县推销铁丝时才发现每个县都有挂牌的干部疗养院。相较当地而言,所有的干部疗养院,一律的环境优雅而宏大气派,内部一应机构、组织及人员编制齐备,但与我后来在这方面的见识遥远十万里。我曾去设在陕西西安临潼旅游区的”新疆军区干部休养所”去看望过一位朋友,于他的聊天里得了大知识。他说每个省、军级单位,都会在全国最繁华的旅游景点建立自己的干休所,说有时一些干部带上自己的家人一住就是几个月,有些老干部带着老伴长年居住在疗养院、干休所,费用由国家财政全额拨给,军方则全部以医疗费的名义拨付给军队卫生部门。

真是使人感慨不止,这些黑心贪腐、苦害了人民一辈子的东西,退休后继续制度性的保障他们继续喝血餍噬民脂民膏。

对于贪官恶吏而言,一生贪腐所得十生用之不竭,却在退休以后依然可以疗养的名义继续被财政养着,恣意挥霍浪费着医疗资源,许多贫穷的底层人民却不能享受到一分钱的免费医疗保障,而贫穷人民的灾难却并不止于无免费医疗保障。就是这些退休以后仍得人民养着的“人民公仆”们,他们垄断着全中国的医疗资源供给。既是垄断,便必维持高价收费,这是整个人类群体中的绝对规律,这是构成了这邪恶医疗制度一个硬币的两面。贫穷人民不但不得享受免费医疗,还得承担全世界最高的医疗收费,这使不能享有免费医疗保障的人民的生存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以致使这些长期在这被特权集团称为盛世的中国里,查出大病后夫妻绑缚在一起投江自杀的、自己剖腹割疣的、故意犯罪为谋得监狱免费医疗的事可谓屡见不鲜,普通人民就医犹登天之艰,这却大使先生看不见的。

至于您眼里看好的“改善”了的教育条件,在“教学”硬件环境华丽的外表下,却是您决绝看不清的邪恶“教学”内容。密如蛛网党徒控制机制的设置,是共产党绵密毒辣的、全然悖逆人性的洗脑及洗涤人性的、已极其成熟惯性罪恶的流程。使人性、道德、好奇心、探索及研究生成、生长及不断蓄势新起点和新的奋进兴致是一切正常人群里教育的全部原因和结果所是,但这是中共国“教育”公开而强制要消灭的东西,今日中国,凡正常人,没有人看不清楚这一点!

最近,中共又公然决定将在大陆取缔所有境外投资的学校及教育机构。维持垄断高收费教育只是它的次要考量,而确保不遗死角的洗脑才是首要目标,而这是中共的”好朋友”们不大在意的。

“计划生育”是全人类史上独有的最不可思义的反人类罪行,而您依然能在这样醒目的罪恶里找出“欢迎”的所在!

至于您赞赏中国的司法进步,恕我直言,即便双目失明也不过如此。这与夸赞杀人凶手的光鲜衣装、杀戮凶器的煜煜生辉无异。至于所谓“司法方面有更加透明的趋势”,如果透明本身即能成了“值得赞扬”的进步,不知您对恐怖组织斩杀无辜生命视频直播的透明度予怎样“赞赏”!大使先生还情不自禁地赞赏中共的“司法”改革,这更使人觉得您是一个中国盲。倘使对一具绞刑架日新月异地作完善、改造的功,不仅使其功能、效率臻于至境,而且有了至佳的艺术品外表会如何一一终于还绞刑架,顶多能得了具有赞美癖者的啧啧称妙。至于最高“法院”十月改革新规定,这样的规定过去三十多里多得使人眩晕,结果怎样!另一方面,宪法与最高“法院”的规定那个更应庄重、更可能得到执行保证,但您实际看到的黑暗及悍然的反动情形还不够醒目吗?而实际的情形是,最高“法院”十月的“新规定”早在几十年前就写进了刑事诉讼法。这“新规定”是各地普遍的不执行“法律”的产物。

中国,正有如在蚁的夸赞大阵,昧却灵性而为魔鬼化妆事不仅泛滥成灾,正构成这国黑暗及罪恶的主要渊薮,外人实在没必要加入,不仅不智,而且缺了文明人当有的郑重。中国正有数不清的、事涉人类文明前途的事需要关怀,诸如新近彭明先生的“被死亡”及死后凶手们为掩罪而强行摘除死者器官的骇人听闻的暴行;一段时间以来,被以黑帮手段强迫失踪、非法拘留、拘禁或遭其他迫害者不完全统计竟达175人。其中强制失踪的有知名人权捍卫者有江天勇、任全牛、赵素利、刘华、刘飞跃、黄琦等33人;以刑事名义非法拘留的有权平、孙林、朱玉妹、钱祥梅、子肃、黄文勇等34人;以行政名义非法拘留的有许光利、黄美娟、徐佩玲、郑培培、崔福芳、范桂娟等25人;非法拘禁或被“特殊打击”者有凌杰、周伟、周杰、杜聪波、傅翔、王峭玲等18人;典型刑事案件或秘密囚禁事件中被非法绑架者有卢昱宇、李婷玉、杨微、王伟、黄光玉、欧泉江等65人;仅“六四”敏感日遭警方非法抓捕、拘禁、强迫失踪、软禁、被旅游、约谈、被迫搬家的可知名人权捍卫者、维权公民人数达53人。这只是暴露了的被迫害人数,而因上访被遍布全国的“集中营”非法囚禁的人民更是无法数算,外加更其血腥、更其暴虐的西藏、新疆的镇压涉及的人数、全国持续暴虐坚持自由信仰者的被迫害人数,尚连统计起来都是个极浩繁的工程,但却绝不能构成您不去关怀的理由,究竟大家都是人啊!

不知先生是否留意了中共山东省“政府”新近出台的规定?凡进入山东省境内滞留三天者,必须到所在地派出所办理录记备案手续,父母子女间的省亲亦不得例外。真不知希特勒若在今日中国过活会有怎样的叹服!您认定的当局为“保护和加强公民个人的自由所做的努力”实在让正常人目瞪口呆的不解,这实在不是一个容易的发现。

2016年12月14日于村里。

民主中国

Advertisements